021- 62155325
服务热线:
2016年5月21日文匯报
来源: | 作者:pmo8d5ada | 发布时间: 2017-08-02 | 2267 次浏览 | 分享到:

养老服务:脑袋开得更大一点

本报记者   

  知道洗澡是件多么专业的事吗?日本有个公司专为长期卧床的老人洗澡。一辆车三个人,带着组装浴缸上门。就一件事,他们做了30多年,在东京首都圈建了12个站点,聘用了近200名沐浴护理员和护士。

  现在这个公司来上海了——带着他们的樱花型、柚子型、胚芽型、薰衣草型、玫瑰型、森林型、牛奶型沐浴露。

4开始,上海举办首届养老服务创新实践案例评选,市民政局、市老龄办向社会公开征集案例,专业浴这样的案例让人脑洞大开。沪上最前沿的养老服务实践者组成了一张创新拼图,展示了未来养老服务的巨大可能性。

洗澡、爬楼、按摩、美甲

 一个公司技术部门的老大需要具备什么技能?上海福原护理服务有限公司这样介绍他们的技术部长野寺俊介拥有10年以上沐浴护理经验。

错,在日本人眼里,洗澡就是那么技术含量的事。他们,当老人高龄卧床、生病卧床或半身不遂,洗澡成了很多家属很大的负担,而且总有风险。很多家属只是用擦拭身体、换衣服代替,这毕竟洗澡不一样。即便养老机构和医疗机构,也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沐浴护理人员。

原护理和上海本地的养老服务机构合作,已经为300多名卧床老人提供服务。他们估计2016年底至少可以服务2000到3000人次。日本全世界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国家,在极度精细“适老化”社会,老年人的各种生活和精神需求都被一再细分,由各种专业力量提供服务也是上海养老服务的发展趋势。

  几年前,爬楼在上海出现,这种机器能帮助在电梯房内,行动不变的老人上下楼梯,它的服务范围小到以米计算机器、服务人员、呼叫系统全都备齐了才能为老人换得小小的自由。现在上海有一些企业专职爬楼机业务,参与了此次创新案例评选的爬楼机公司就有两家。

上海展大实业有限公司的爬楼机服务覆盖了全市中心城区,先后服务了7万人次;上海锝茂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外围的浦东新区、嘉定区、崇明县等走得更多,每月服务1000多人次。前者申报材料中介绍,他们的机器是装进口”,服务团队“365全年无休,每天早7点到晚7点随时响应呼叫后者则称自己代理德国企业研发、生产的产品,上楼、下楼可以分开预约

人在几米空间内的移动,成为了一项独立的养老服务业务起来,爬度过了最初艰难的推广期。

除了洗澡、爬楼,还有一做上门按摩的企业打算开拓针对老年人的服务,“90企业创始人对记者说,除了社区医院、中医诊所,老人可以有更丰富的选择;一家来自新加坡的日间照护机构刚刚落地,正在上海寻找老年客户,创始人新加坡,我们会为老人家做美甲呢。

想说,让养老服务的脑洞开的更大一点吧。

面包可以有,电影也可以有

  距离保质期还剩3天的面包,在超市货架上总不如新鲜出炉的受欢迎。但如果换个地方,它们的命运会大不一样。

上海城市超市有限公司旗下有个非利性的社会组织|“上海城市福祉社”。通过福祉社,超市每天把门店下架的面包送往社区,免费发放给社区困难老人和老年服务机构。收取装箱验收、登记发放、出年表——整个过程都由志愿者完成,一年365天,持续了10个年头,福祉社称,这项服务已惠及10万余人次,金额折合人民币1900多万元。

依靠超市的资源、人力和网点渠道,福祉社在一些偏离菜市场的社区开设蔬果供应网点;每天运往社区的蔬菜车,同时运上赠送18所敬老院、5500多名老人们的蔬菜。

老服务未必样需要开山劈水新造网络,一套现成的系统,不论是商业的还是公益的,只要有心,都有可能成为某种养老服务的供应系统。它们可以提供面包,也可以提供电影

过去,为了照顾残障人士的观影需求,上海电影评论学会制作了上百部无障碍电影。现在他们注意到,试听能力、认知能力衰退,行动不便的老人也有同样需求,于是又制作了20部安老题材的无障碍电影。无障碍电影制作,是指根据老年人的身心特点和观影爱好,在普通电影基础上增加旁白、字幕等,最大程度消除老年人的观影障碍。被上海电影评论学会选中的片源包括老人喜欢的《庐山恋《天云山传奇》《飞越老人院》等

除了在养老机构线下放映,学会还把无障碍电影资源放进云存储分享到视频网站和微信公众号上。老人通过APP发出观影请求,志愿者可以线上指导他们下载,也可以一对一上门指导。

人什么时候学会用ATM机的?

互联网时代,很多养老服务从业者有网络化思维,想让老人免受技术壁垒之苦。但有人建议让老人尝试新事物,享受信息技术带来的便利。

今天的互联网也许就像曾经的ATM,老人一开始对ATM也是充满怀疑的。可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用这个机器领养老金的

上海市老年学在报送案例中介绍,1998年,上海银行新开了代发养老金业务,退休人员不再从单位领取养老金。一开始,老年人不会使用自助机具,都挤到银行柜台去。2007,上海市老年学会、老小孩网单位组织培训了400多名志愿者,每到领取养老金的几天,志愿者分头前往银行近200个网点,辅导老人使用ATM机。它们在社区开办了ATM机使用培训课。

3年,志愿者帮助100万老年人体验了ATM机,其中30万人学会了ATM机取款。到2015年末,上海银行养老金客户自助机具取款分率从最初的14%增加到了76.52%。上海银行养老金客户有近160万,占全市的40%。

也许很少有人注意到这志愿者。对年轻人来说毫无门槛的新世界,在老人眼里可能全是厚厚的墙。这些志愿者看似微不足道的举动,消弭这些墙面。他们能做的很有限,但是足以显示人的力量。

人,应该是这个社会最充裕的养老服务资源。